会員登録 ログイン

こんにちはゲストさん!投稿するには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。

民國名媛嚴幼韻:生得好,嫁得好,然而命運何曾饒過誰

@  メール
シェア コメント
1000円
作者:小富女 
來源:小富女(ID: beauty-life5) 
真正內心強大的人,總在平心靜氣的消解一切波瀾。 
01 
1927年,上海灘。  
當時上海復旦大學的校門口,每到周末,總會停留有一輛車牌號為84的高級豪華轎車。  
讓人側目紛紛的,不僅僅是總會有一位風姿優雅、氣韻非常的姑娘,從這車上裊裊婷婷的走入/走出;  
更讓人瞠目的是,這姑娘常常就徑直走到駕駛室的位置,自己開車; 
而她的司機則默默坐在副駕駛的位上,倒像個看護;後座則坐著她的貼身女仆。  
 
 上世紀二十年代,有私傢車的已是極少; 
 而自己開車的女司機,更是幾乎僅此一人;  
 更何況,這還是當時中國的第一代女大學生。  
 
這84號車在大上海的街頭馳騁時,更是“吸睛”。 
不僅僅因為“豪車+美女”,更因為車中美女,竟喜歡將車飆得風馳電掣、又險又快,且還偏偏面容溫和、波瀾不驚。 
倒有點像她的性格,也非不驚不怕,而是總能溫和平定的消解內心一切波瀾。  
所以當時復旦大學的校門外,常有人慕名圍觀這84號車,不僅包括校內師生、還包括校外而來的人。 
他們大多不知這姑娘到底是誰,就給她起瞭一個雅號:“84號小姐”。 
更有男學生故意調侃而又愛慕的將84以英文代之,稱她為“愛的花”。  
這有名的“84號小姐”,就是嚴子均的千金:嚴幼韻。  
其父嚴子均,究竟什麼來頭? 
他是中國近代,號稱“寧波商幫第一人”嚴信厚之子,且是正妻所生、唯一的兒子。 
嚴子均單從父親那兒繼承的遺產,就可說是富可敵國;此外,他自己還是輪船招商局、上海自來水公司、源通官銀號等多傢公司的董事,也是一代成功的商人。  
如此傢世顯赫、儀態萬千,又個性十足的嚴幼韻,絕對是當年大上海的風雲人物。  
許多年後,1980年。嚴幼韻的二女兒從紐約回到上海,在一胡同裡遇到一位老者。  
當他聽說身後就是嚴幼韻之女時,十分狹窄的、長滿青苔的弄堂裡,老人竟十分激動的轉過身來,感嘆道:“你是‘84號’的女兒?啊,你母親當年可是全上海大學上的偶像吶!我們天天站在學校的門口,就是為瞭一睹她的芳容。看到能興奮一整天!”  
曾經見過和追逐她的人,到今天對她還念念不忘。 
 
嚴幼韻和她當年的84號汽車。 
02 
 
她曾說:“能讓我心儀的男子,必須成熟、富有才華且興趣相投,至於財富倒不重要。隻要是嫁給心儀的人,我嚴幼韻甚至願意出去工作,賺錢養傢!”  
母親聽完大驚,提醒她:“你的生活如此奢華,怎能不在乎錢呢?” 
那時人們以為,這不過是個從未經歷過生活之苦的姑娘,所說的天真。 
卻未想,許多年後,竟一語成讖。  
1928年,外交官楊光泩走入她的視線。  
與一般的世傢子弟不同,楊光泩雖也出生於富戶,可他的父親卻不喜商務、不善治傢,自己常年留學美國,花銷巨大、自顧不暇。 
作為長子,楊光泩甚至早早就擔起養傢的重任。  
所以楊光泩身上,沒有一般富傢子弟的習氣,倒一直勤勉努力、踏實擔當、又很會照顧傢人; 
再加上作為外交官所特有的反應機敏、開朗睿智,以及儀表堂堂、舉止翩翩……竟也漸漸於人群中脫穎而出;  
且他追求嚴幼韻,可謂至真至誠,不僅處處觀察入微,更事事獨具匠心做到她的心裡,由此,竟也慢慢俘獲女神芳心。  
事實證明,嚴幼韻選人的眼光也著實不錯。  
1929年,風華正茂的名媛嫁給瞭年輕有為的外交官。 
幾個月後,因工作關系,楊光泩就任中國駐倫敦總領事及特派員,需常駐異國,嚴幼韻自然也跟瞭去,從此開始瞭外交官太太的優渥生活。  
楊光泩悉心細致、溫柔體貼,盡力把一切都備至妥當。 
不忙的時候,他甚至喜歡把愛妻寵成王妃,事無巨細的打理好所有,隻要她開心享用。 
嚴幼韻自己也很會生活,她好客熱情,在那也結交瞭一大群新朋友,又善於接受各種新事物,曾經他們在倫敦的生活,既光鮮體面,又郎情妾意、溫情脈脈……  
走到哪裡,都是羨煞旁人的一對。 
 
楊光泩與嚴幼韻,當年萬眾矚目的一場婚禮。 
03 
 
直到1945年戰爭結束,才確認他們當年就已被殺。  
人到中年,痛失愛侶是一種怎樣的感受? 
這讓我想到不久前的“中興程序員墜樓之死”,那位亡者之妻曾在微博上訴說:  
 
 “我隻感到世界變暗、視線模糊,腦子裡一片空白,身體開始失重,似乎在飄起來,掉入瞭黑洞裡……我真的無法面對這一猝不及防的慘劇,我更無法想象一傢老小以後的悲慘生活,我哭他不告而別就這樣悄然離去,我念他對我好的點點滴滴擊……我茫然失措,天崩地裂,完全不知道將來該怎麼辦?怎麼辦?”  
 
然而,當年嚴幼韻所需承擔的痛苦和災難,遠比這更恐怖  
當時,他們已有三個女兒,大的12,小的才4歲。 
因丈夫下落不明,而又經常有人告訴她哪裡有她丈夫的蹤跡,所以她必然選擇留在硝煙彌漫的戰亂環境,以帶著孩子繼續等待丈夫的歸來。  
從養尊處優的闊太,到一夜之間撐起一傢之重,已是艱難。  
而更難的是,戰火紛飛下,很多房子都被沒收和查封、物資生活變得極度緊缺,領事館的一眾太太們,不僅都驟然失去傢庭支柱,且日常生活都無以為繼,就紛紛帶著孩子和傭人們前來避難。  
因為丈夫楊光泩的身份和地位,嚴幼韻自然也被當成瞭六七戶落難人傢的脊梁。  
顏幼韻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和義務,責無旁貸的敞開大門,在她的三層別墅裡,六七戶人傢,臨時組建瞭一個四十多人的大傢庭。  
許多年後,在一些傳記裡,曾這樣記錄她的這段生活:  
 
 從一界名媛到命運驟變,她鎮定接受著這一切。作為四十多號人的大傢長,她帶著他們自己動手,種菜做鞋、拾水挑柴、還在院子裡養起瞭雞和豬,又學會瞭做醬油、肥皂,嚴幼韻始終保持著樂觀的心態,空閑時她常坐在鋼琴前彈上一曲。  
 
 
我豁然明白,或者,真正幫她從生活的陰暗處,逐漸引入光明的,正是胸口的那點勇。  
一眾婦孺的期待與哀怨,一片混亂的市區,到處都是哀號的傷者、驚慌的平民。 
嗜血的魔鬼隨時可能沖進屋來,做著就像他們對楊光泩所做的一切…… 
嚴幼韻或者太明白,此時除瞭迎頭直面,還能怎樣?  
之後,事態越來越嚴峻。 
戰爭依然在持續,空中是大規模的轟炸、街巷是美軍與日軍的短兵相接,全城都陷入瞭饑荒,食物極度匱乏、水電都停止瞭供應,他們的生活也越發拮據,連洗澡都是幾個人分批次的用同一盆水……  
然而,她們終究是熬過來瞭。  
1945年,戰爭結束、日軍敗退。  
原來被譽為“東方明珠“的馬尼拉已然被轟炸成一片廢墟;  
原來繁盛的城市變成瞭一個幹屍收容所,要麼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具死屍,要麼是活人骨瘦如柴、瘦若幹屍。  
在這片廢墟裡,嚴幼韻曾帶著大大小小幾十號人,穿梭於城市各個角落,躲避飛濺的彈片和掃射的子彈,利用身邊所有可利用的資源,苦苦支撐著,竟然奇跡般的保全瞭大傢庭幾乎所有人的生命。  
嚴幼韻自己也瘦削到不行,但她還依然戲稱:我又重新回到瞭少女時代。 
 
1945年,經歷大屠殺的馬尼拉。 
04 
 
於是,她選擇前往美國,帶著女兒們開始新生活。  
考慮到今後生計和教育,四十歲的嚴幼韻,做瞭一件自己不過是曾天真臆想的事,謀求到瞭自己人生的第一份工作:聯合國禮賓官。  
這份工作聽著很高大上,但其實就份普通的公務員工作,薪水一般、坐班嚴格、氣氛嚴肅、工作不容有誤。  
朋友聽說她要上班,開玩笑的說:“你不能工作,否則要求每天9點準時上班的。”這句玩卻成瞭她嚴格要求自己的動力,此後10餘年的聯合國生涯中,嚴幼韻從未遲到過;  
他的另一個同事說:“曾經聯合國的氛圍都很沉重,而自從嚴幼來瞭,竟然工作場合也常常充滿瞭陽光、友善與活力。” 
冷峻的環境從來都不曾挫傷她,而她的磁場、親和力,反倒可以把環境轉化成自己喜歡的宜人樣子。  
工作第五年,她不僅作為獨立女性為孩子們營造瞭優越的生活學習環境,還擁有瞭可以在美國立足的工作,一處不錯的公寓,一輛可以帶著傢人自由馳騁的二手汽車以及一棟消暑別墅。 
有人說:嚴幼韻總是特別幸運。  
但其實在我看來,她的幸運,就是憑著一股生活的韌勁,做自己能做的,不斷散發著光和熱。 
 
憑借純正英文和大方氣質,在聯合國工作中脫穎而出。 
05 
 
顧維鈞在漂泊瞭大半生、一直輾轉於世界各國之後,這位工作狂開始有瞭卸甲歸田、享受生活、安度晚年的心願;  
而天性喜愛鬧的嚴幼韻,卻一直是希望能有一個溫暖的傢,一個真正更能讓所有親朋好友都常常歡樂團聚的大傢。  
嚴幼韻和顧維鈞在一起,他們的晚年生活,可謂是精彩紛呈、驚喜倍出:  
 
 一向鐵面威嚴的高冷外交官,竟開始為自己的銀發戀人寫情書,開始玩滑雪、溜冰、遊泳、曬日光浴,一起結伴周遊各國、四處旅行;  
 每一年顧維鈞的生日,更是大傢庭年年期待的王牌節目。嚴幼韻總會精心策劃不同的主題,兩傢兒女帶著傢人從世界各地團聚而來。在大傢長的帶領下,兩個異姓傢族倒也十分融洽、樂在其中、熱鬧非凡。 
 
1985年,顧維鈞逝世。走時98歲,無病無災,安靜祥和。  
而那一年,嚴幼韻80歲。  
短的是相聚,長的是別離。嚴幼韻與她的兩任丈夫都如此。  
此後,她一個人又守著歲月過瞭32年。  
這32年裡,她經歷瞭白發人送黑發人、送走身邊一個個至親至愛、自己也換上瞭腸癌…… 
所有人以為這位耄耋老人恐怕要被一連串的厄運擊垮時,卻未想她又一次以向上的生命力給予厄運重重回擊。  
她照舊把日子過成她喜歡的溫潤、熱鬧。 
每一年她的生日,成瞭傢族所有人的重大聚會。 
百歲生日那天,她穿著自己選的紫色旗袍,腳踏金色高跟鞋,眼影朱唇、青絲明媚……旁人見瞭,無不對這位年過百逾的老者側目三分。  
2017年5月,嚴幼韻以112歲的高壽仙逝。  
不急不促淡雅走完一生。 
 
美瞭112年的嚴幼韻。 
06 
我常想: 
生命其實就是一次起承轉合的過程。  
那些無憂無慮的童年、傢庭的庇護、甜蜜的婚姻、靠譜的戀人,遠不足以負擔你這漫長的一生裡,所有的困頓、波瀾。  
我們每個人其實,都是在經歷一次次的美好和困苦後逐漸成長,終而告別瞭對父母和其他人的倚靠,而漸漸學會擔負起自己的人生。  
我不敢說:經歷瞭那條幽暗的、壓抑的隧道,你一定會重見某種天光;  
但我隻想說:人生一場,你其實不必把那些當下必將經歷的苦厄看得那麼重。  
真正內心強大的人,總在平心靜氣的消解一切波瀾。 
01 
1927年,上海灘。  
當時上海復旦大學的校門口,每到周末,總會停留有一輛車牌號為84的高級豪華轎車。  
讓人側目紛紛的,不僅僅是總會有一位風姿優雅、氣韻非常的姑娘,從這車上裊裊婷婷的走入/走出;  
更讓人瞠目的是,這姑娘常常就徑直走到駕駛室的位置,自己開車; 
而她的司機則默默坐在副駕駛的位上,倒像個看護;後座則坐著她的貼身女仆。  
 
 上世紀二十年代,有私傢車的已是極少; 
 而自己開車的女司機,更是幾乎僅此一人;  
 更何況,這還是當時中國的第一代女大學生。  
 
這84號車在大上海的街頭馳騁時,更是“吸睛”。 
不僅僅因為“豪車+美女”,更因為車中美女,竟喜歡將車飆得風馳電掣、又險又快,且還偏偏面容溫和、波瀾不驚。 
倒有點像她的性格,也非不驚不怕,而是總能溫和平定的消解內心一切波瀾。  
所以當時復旦大學的校門外,常有人慕名圍觀這84號車,不僅包括校內師生、還包括校外而來的人。 
他們大多不知這姑娘到底是誰,就給她起瞭一個雅號:“84號小姐”。 
更有男學生故意調侃而又愛慕的將84以英文代之,稱她為“愛的花”。  
這有名的“84號小姐”,就是嚴子均的千金:嚴幼韻。  
其父嚴子均,究竟什麼來頭? 
他是中國近代,號稱“寧波商幫第一人”嚴信厚之子,且是正妻所生、唯一的兒子。 
嚴子均單從父親那兒繼承的遺產,就可說是富可敵國;此外,他自己還是輪船招商局、上海自來水公司、源通官銀號等多傢公司的董事,也是一代成功的商人。  
如此傢世顯赫、儀態萬千,又個性十足的嚴幼韻,絕對是當年大上海的風雲人物。  
許多年後,1980年。嚴幼韻的二女兒從紐約回到上海,在一胡同裡遇到一位老者。  
當他聽說身後就是嚴幼韻之女時,十分狹窄的、長滿青苔的弄堂裡,老人竟十分激動的轉過身來,感嘆道:“你是‘84號’的女兒?啊,你母親當年可是全上海大學上的偶像吶!我們天天站在學校的門口,就是為瞭一睹她的芳容。看到能興奮一整天!”  
曾經見過和追逐她的人,到今天對她還念念不忘。 
 
嚴幼韻和她當年的84號汽車。 
02 
 
她曾說:“能讓我心儀的男子,必須成熟、富有才華且興趣相投,至於財富倒不重要。隻要是嫁給心儀的人,我嚴幼韻甚至願意出去工作,賺錢養傢!”  
母親聽完大驚,提醒她:“你的生活如此奢華,怎能不在乎錢呢?” 
那時人們以為,這不過是個從未經歷過生活之苦的姑娘,所說的天真。 
卻未想,許多年後,竟一語成讖。  
1928年,外交官楊光泩走入她的視線。  
與一般的世傢子弟不同,楊光泩雖也出生於富戶,可他的父親卻不喜商務、不善治傢,自己常年留學美國,花銷巨大、自顧不暇。 
作為長子,楊光泩甚至早早就擔起養傢的重任。  
所以楊光泩身上,沒有一般富傢子弟的習氣,倒一直勤勉努力、踏實擔當、又很會照顧傢人; 
再加上作為外交官所特有的反應機敏、開朗睿智,以及儀表堂堂、舉止翩翩……竟也漸漸於人群中脫穎而出;  
且他追求嚴幼韻,可謂至真至誠,不僅處處觀察入微,更事事獨具匠心做到她的心裡,由此,竟也慢慢俘獲女神芳心。  
事實證明,嚴幼韻選人的眼光也著實不錯。  
1929年,風華正茂的名媛嫁給瞭年輕有為的外交官。 
幾個月後,因工作關系,楊光泩就任中國駐倫敦總領事及特派員,需常駐異國,嚴幼韻自然也跟瞭去,從此開始瞭外交官太太的優渥生活。  
楊光泩悉心細致、溫柔體貼,盡力把一切都備至妥當。 
不忙的時候,他甚至喜歡把愛妻寵成王妃,事無巨細的打理好所有,隻要她開心享用。 
嚴幼韻自己也很會生活,她好客熱情,在那也結交瞭一大群新朋友,又善於接受各種新事物,曾經他們在倫敦的生活,既光鮮體面,又郎情妾意、溫情脈脈……  
走到哪裡,都是羨煞旁人的一對。 
 
楊光泩與嚴幼韻,當年萬眾矚目的一場婚禮。 
03 
 
直到1945年戰爭結束,才確認他們當年就已被殺。  
人到中年,痛失愛侶是一種怎樣的感受? 
這讓我想到不久前的“中興程序員墜樓之死”,那位亡者之妻曾在微博上訴說:  
 
 “我隻感到世界變暗、視線模糊,腦子裡一片空白,身體開始失重,似乎在飄起來,掉入瞭黑洞裡……我真的無法面對這一猝不及防的慘劇,我更無法想象一傢老小以後的悲慘生活,我哭他不告而別就這樣悄然離去,我念他對我好的點點滴滴擊……我茫然失措,天崩地裂,完全不知道將來該怎麼辦?怎麼辦?”  
 
然而,當年嚴幼韻所需承擔的痛苦和災難,遠比這更恐怖  
當時,他們已有三個女兒,大的12,小的才4歲。 
因丈夫下落不明,而又經常有人告訴她哪裡有她丈夫的蹤跡,所以她必然選擇留在硝煙彌漫的戰亂環境,以帶著孩子繼續等待丈夫的歸來。  
從養尊處優的闊太,到一夜之間撐起一傢之重,已是艱難。  
而更難的是,戰火紛飛下,很多房子都被沒收和查封、物資生活變得極度緊缺,領事館的一眾太太們,不僅都驟然失去傢庭支柱,且日常生活都無以為繼,就紛紛帶著孩子和傭人們前來避難。  
因為丈夫楊光泩的身份和地位,嚴幼韻自然也被當成瞭六七戶落難人傢的脊梁。  
顏幼韻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和義務,責無旁貸的敞開大門,在她的三層別墅裡,六七戶人傢,臨時組建瞭一個四十多人的大傢庭。  
許多年後,在一些傳記裡,曾這樣記錄她的這段生活:  
 
 從一界名媛到命運驟變,她鎮定接受著這一切。作為四十多號人的大傢長,她帶著他們自己動手,種菜做鞋、拾水挑柴、還在院子裡養起瞭雞和豬,又學會瞭做醬油、肥皂,嚴幼韻始終保持著樂觀的心態,空閑時她常坐在鋼琴前彈上一曲。  
 
 
我豁然明白,或者,真正幫她從生活的陰暗處,逐漸引入光明的,正是胸口的那點勇。  
一眾婦孺的期待與哀怨,一片混亂的市區,到處都是哀號的傷者、驚慌的平民。 
嗜血的魔鬼隨時可能沖進屋來,做著就像他們對楊光泩所做的一切…… 
嚴幼韻或者太明白,此時除瞭迎頭直面,還能怎樣?  
之後,事態越來越嚴峻。 
戰爭依然在持續,空中是大規模的轟炸、街巷是美軍與日軍的短兵相接,全城都陷入瞭饑荒,食物極度匱乏、水電都停止瞭供應,他們的生活也越發拮據,連洗澡都是幾個人分批次的用同一盆水……  
然而,她們終究是熬過來瞭。  
1945年,戰爭結束、日軍敗退。  
原來被譽為“東方明珠“的馬尼拉已然被轟炸成一片廢墟;  
原來繁盛的城市變成瞭一個幹屍收容所,要麼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具死屍,要麼是活人骨瘦如柴、瘦若幹屍。  
在這片廢墟裡,嚴幼韻曾帶著大大小小幾十號人,穿梭於城市各個角落,躲避飛濺的彈片和掃射的子彈,利用身邊所有可利用的資源,苦苦支撐著,竟然奇跡般的保全瞭大傢庭幾乎所有人的生命。  
嚴幼韻自己也瘦削到不行,但她還依然戲稱:我又重新回到瞭少女時代。 
 
1945年,經歷大屠殺的馬尼拉。 
04 
 
於是,她選擇前往美國,帶著女兒們開始新生活。  
考慮到今後生計和教育,四十歲的嚴幼韻,做瞭一件自己不過是曾天真臆想的事,謀求到瞭自己人生的第一份工作:聯合國禮賓官。  
這份工作聽著很高大上,但其實就份普通的公務員工作,薪水一般、坐班嚴格、氣氛嚴肅、工作不容有誤。  
朋友聽說她要上班,開玩笑的說:“你不能工作,否則要求每天9點準時上班的。”這句玩卻成瞭她嚴格要求自己的動力,此後10餘年的聯合國生涯中,嚴幼韻從未遲到過;  
他的另一個同事說:“曾經聯合國的氛圍都很沉重,而自從嚴幼來瞭,竟然工作場合也常常充滿瞭陽光、友善與活力。” 
冷峻的環境從來都不曾挫傷她,而她的磁場、親和力,反倒可以把環境轉化成自己喜歡的宜人樣子。  
工作第五年,她不僅作為獨立女性為孩子們營造瞭優越的生活學習環境,還擁有瞭可以在美國立足的工作,一處不錯的公寓,一輛可以帶著傢人自由馳騁的二手汽車以及一棟消暑別墅。 
有人說:嚴幼韻總是特別幸運。  
但其實在我看來,她的幸運,就是憑著一股生活的韌勁,做自己能做的,不斷散發著光和熱。 
 
憑借純正英文和大方氣質,在聯合國工作中脫穎而出。 
05 
 
顧維鈞在漂泊瞭大半生、一直輾轉於世界各國之後,這位工作狂開始有瞭卸甲歸田、享受生活、安度晚年的心願;  
而天性喜愛鬧的嚴幼韻,卻一直是希望能有一個溫暖的傢,一個真正更能讓所有親朋好友都常常歡樂團聚的大傢。  
嚴幼韻和顧維鈞在一起,他們的晚年生活,可謂是精彩紛呈、驚喜倍出:  
 
 一向鐵面威嚴的高冷外交官,竟開始為自己的銀發戀人寫情書,開始玩滑雪、溜冰、遊泳、曬日光浴,一起結伴周遊各國、四處旅行;  
 每一年顧維鈞的生日,更是大傢庭年年期待的王牌節目。嚴幼韻總會精心策劃不同的主題,兩傢兒女帶著傢人從世界各地團聚而來。在大傢長的帶領下,兩個異姓傢族倒也十分融洽、樂在其中、熱鬧非凡。 
 
1985年,顧維鈞逝世。走時98歲,無病無災,安靜祥和。  
而那一年,嚴幼韻80歲。  
短的是相聚,長的是別離。嚴幼韻與她的兩任丈夫都如此。  
此後,她一個人又守著歲月過瞭32年。  
這32年裡,她經歷瞭白發人送黑發人、送走身邊一個個至親至愛、自己也換上瞭腸癌…… 
所有人以為這位耄耋老人恐怕要被一連串的厄運擊垮時,卻未想她又一次以向上的生命力給予厄運重重回擊。  
她照舊把日子過成她喜歡的溫潤、熱鬧。 
每一年她的生日,成瞭傢族所有人的重大聚會。 
百歲生日那天,她穿著自己選的紫色旗袍,腳踏金色高跟鞋,眼影朱唇、青絲明媚……旁人見瞭,無不對這位年過百逾的老者側目三分。  
2017年5月,嚴幼韻以112歲的高壽仙逝。  
不急不促淡雅走完一生。 
 
美瞭112年的嚴幼韻。 
06 
我常想: 
生命其實就是一次起承轉合的過程。  
那些無憂無慮的童年、傢庭的庇護、甜蜜的婚姻、靠譜的戀人,遠不足以負擔你這漫長的一生裡,所有的困頓、波瀾。  
我們每個人其實,都是在經歷一次次的美好和困苦後逐漸成長,終而告別瞭對父母和其他人的倚靠,而漸漸學會擔負起自己的人生。  
我不敢說:經歷瞭那條幽暗的、壓抑的隧道,你一定會重見某種天光;  
但我隻想說:人生一場,你其實不必把那些當下必將經歷的苦厄看得那麼重。  
真正內心強大的人,總在平心靜氣的消解一切波瀾。 
歡迎投稿,經典原創,一經選用,重酬。 
高貴不貴       本專題欄目頁由小葉紫檀佛珠推薦(http://www.zen-shop.com.tw/)


更多好玩,夯貨等你挑!【正品代購】全家/貨到付款,加赖即送禮品:TWZO,也可掃二碼加好友!
作者:小富女 來源:小富女(ID: beauty-life5) 真正內心強大的人,總在平心靜氣的消解一切波瀾。 01 1927年,上海灘。 當時上海復旦大學的校門口,每到周末,總會停留有一輛車牌號為84的高級豪華轎車。 讓人側目紛紛的,不僅僅是總會有一位風姿優雅、氣韻非常 ...
シェア コメント

トップ